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很快,冲到了山腰的众人,便是遭遇了大王寨的贼匪。

    残酷的厮杀,开始!

    噗嗤!噗嗤!

    一道道血水,飞溅!

    只是一会儿功夫,地下便躺了十多个尸体!

    岳明、独孤阅下手最狠,凶悍的战斗力,近乎不遗余力的展现着,两人身形飞闪间,一个个贼匪,倒落在他们脚下。

    毕竟,岳明是隐神境五重,独孤阅是隐神境九重,以他们二人的实力,聚合在一起向前突进,除非萧横山亲自出手,否则一般贼匪根本挡不住他们的锋芒!

    只有两个隐神境六重,和两个七重的贼匪,似乎看不下去了,从山中爆冲下来,冲杀岳明、独孤阅,以及另外两个隐神境七重的强者。

    大王寨四个强者冲下来,岳明和独孤阅几个,就杀得没那么痛快了。

    谢雨辰以须弥步,藏身在虚空当中,目光却是看向大王寨上方。

    那萧横山居然一直没出现。

    莫非是已经洞察了独孤家的计谋?

    此刻,大王寨营寨当中,萧横山却是来到了一个小院外。

    他挥了挥手,遣散了小院外的山寨兄弟。

    推开柴扉,萧横山笑眯眯的走进小院里。

    小院中,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袍的年轻女子,一双秀眉冷皱着。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她眼中寒芒一闪,扭头过去。

    一见萧横山身上竟然已经穿上了大红新郎袍,女子眼中怒意更甚。

    “萧横山,你休想我嫁给你!我就算是死,也决计不嫁给你这个匪徒!”女子喝道,身子也站起来。

    萧横山眯眼一笑,伸出右手,对着女子压了压,示意她平息怒火,坐下来。

    “独孤姑娘,别那么火大。”萧横山邪笑道,“其实,我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想娶你。女人嘛,长得不一样,但被睡在床上的感觉还不是一个样?我萧横山要女人,随随便便一勾手,再大的床,那都能躺满起来。”

    萧横山的话,让独孤莲脸色愠怒不已,却也浮上两抹涨红,她咬牙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何掳我?”

    “我能说,只是为了好玩吗?”萧横山邪肆一笑。

    独孤莲眼眸一缩,随即怒瞪开来,咬牙骂道:“好玩?拿你兄弟和我们独孤家的人,他们的命来玩吗?”

    “萧横山,你真是禽兽不如!”

    萧横山撇嘴道:“随你怎么说吧!经历一些生死战斗,何尝不是对他们的一种历练?废物,活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一场杀伐中活下来的人,便是一次蜕变和成长。”

    “修炼之道,可不是傻乎乎的待在家里盘腿吐息。”

    “哼,没人性的人,自然有没人性的说法!”对于萧横山这套说辞,独孤莲显然不认同。

    萧横山撇嘴道:“我来不是跟你吵架的。”

    “如果我推算不错,你那老父亲虽然在下方与我兄弟厮杀,但应该暗中派了另一股力量,从侧面山林偷偷冲了上来,欲要营救你。到时候,你就跟他们走吧!不要迷恋我。”

    独孤莲一听这话,虽然气得不行,自己会迷恋这个没人性的贼匪?开什么玩笑话!

    可是,她心里又是愣然不已!

    萧横山掳了自己,还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却又似乎准备放自己安然离开?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萧横山,你到底什么意思?”独孤莲皱眉问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