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落在雪地之中的谢雨辰,心中升起一种惶恐来。

    因为无论他如何挣扎,体内的火焰之力,也无法冲破禁锢身体的冰晶!

    “难道……自己又要再一次的死在这个女人手中?”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甘心啊!”

    谢雨辰的心中,在怒吼着,经脉当中的帝元之力,如同一条条咆哮的狂龙,随着他愤怒而不甘的情绪,冲撞向体外!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修为的差距,太大了!

    储幽芸的寒冰之力,比他的帝元之力强大太多了!

    忽!

    一阵狂风掀起,雪地里的雪,纷飞而起,将他的身体,完全的曝露出来。

    一道赤足的人影,出现在他面前。

    这人,看上去是那么的冰心玉洁,但在谢雨辰的心里,却是扭曲又丑陋。

    “你曾是帝君,也是我爱过的男人,我给你尊严。你自杀吧!”储幽芸俯视着谢雨辰,淡漠的说道。

    “自杀?”

    谢雨辰嘴里发出呵呵的一声冷笑,脸上的笑容逐渐狰狞:“你忘了我曾是战神了吗?我的一身修为,那是通过无数次的战斗,磨砺而出,面对再难的绝境,我也从未想过要去自杀!”

    “自杀的人,并不能给自己保留尊严,相反,这是懦夫的行为!”

    “我宁愿瞪着你,亲眼看着你再次动手杀了我!我要看看,你这个女人的心,到底狠到什么程度!”

    “来吧,动手杀我!”

    “想让我自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谢雨辰的眼瞳里,布满了血丝,狰狞的有些可怕!

    看着谢雨辰这般样子,储幽芸一对秀眉轻皱了起来。

    “你就那么想要我再杀你一次?”她问道。

    谢雨辰冷声道:“我不是想要你再杀我一次,若不是我实力此刻不如你,我一定会动手杀了你!”

    “但只要我不死,我就不会放弃自己!”

    “呵呵……不放弃?那又能怎样?你现在就是一个可怜虫,一个随时把头随时枕在刀上的跳梁小丑罢了。”

    “我要你死,你绝对活不过下一瞬!”储幽芸不屑道。

    “我等着下一瞬!”谢雨辰冷然道。

    “你……”储幽芸目光一寒,“既然你非要我出手,那我就成全你!”

    唰!

    一柄通体由寒冰之力凝成的冰刀,豁然出现在储幽芸的手中。

    这冰刀的气息,远胜元神战兵!

    此乃,帝刃!

    帝刃,便是由帝元之力凝聚而成的兵器。

    帝元之力凝成兵器,不仅坚硬无比,更可有形而无形!

    瞬间能散开,又能瞬息聚合成兵!是帝君级强者的神通之一!

    锋利而透着刺骨冰寒的冰刀,被储幽芸搁到谢雨辰的下巴下方,她轻轻的一用力,便有轻嗤之声传出。

    谢雨辰虽然看不到下颌下的伤口,却能感觉到一滴滴的血液,滴落而下,将身下的白雪,印成红花。

    “被人拿刀划破咽喉的感觉如何?”储幽芸淡淡的说道。

    谢雨辰的心,剧烈的痛着!

    伤口的疼,远远不及他心底的痛!

    这个女人,不仅真的又杀了自己一次,更是用这种折磨的方式!

    她在侮辱着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