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谢雨辰现在唯一能动用的力量,就是他身为疾火帝君时,留下的那一道残魂之力了。

    虽然这道残魂之力,在没有继续修炼的情况下,使用一次,就会损耗一些,但只要给这具身体,重塑资质,修炼回来,那都是早晚的事情。

    计较一时得失,可不是谢雨辰的作风。

    想要重回巅峰,现在就要在这具身体上,下足了本钱!

    九阳天魂法,本就是修火修魂的双重奇功,这种功法属性,也令得谢雨辰的神魂之力当中,融合着极其暴烈的火属性。

    此刻,他的残魂之力,一入丹田,血火之力的光团就颤栗起来,似乎对他的残魂之力,极为害怕!

    “外有千年冰魄的寒力护体,内有我残魂之力镇压,这炼化起来,果然容易多了。”

    谢雨辰心中暗道一声后,驱动残魂之力,开始大力炼化血火之力!

    血火之力在谢雨辰体内,原本嚣张至极,此刻却犹如砧板上的鱼肉,任由谢雨辰大肆炼化,不到片刻,那些血火之力,尽数都化为了谢雨辰的本体之力。

    “血火融骨!”

    “喝!”

    喉间,低沉的发出一声闷吼,丹田中的那些血火之力,飞涌而出,朝着谢雨辰周身骨骼,轰入进去!

    “嘶——”

    饶是以谢雨辰的定力,在血火之力,涌入周身骨骼的那一刻,他也是忍不住轻嘶了一口凉气!

    血火之力,炙热无比,这样的力量,被谢雨辰生生融入骨髓之中,那种痛苦,绝非常人能够忍受的!

    但谢雨辰,不是常人!

    修炼之路上,比这痛苦百倍的经历,他都有过!

    谢雨辰目色清正,没露半分痛苦,但是这具身体却不够强韧,浑身的肌肉,自然的紧绷着抖颤,一道道冷汗,从他两鬓浮出。

    “真是搞不懂,明明有个修为不弱的师父,却为何不教他任何修炼功法,甚至连修炼的基础功夫,都没有教给他。”

    “若是以前有个基础,这具身体,也不至于这般羸弱。”

    谢雨辰一边承受着血火入骨,一边在心中暗自不解。

    他记忆中,谢雨辰是在满月之时,就被洛剑心扔在了三百里外的凌烟观。

    凌烟观内,千尘道人就是谢雨辰的师父。

    千尘道人,对谢雨辰疼爱异常,视如己出一般,却唯独不教授他任何功夫,只是从小,让他观研阵道。

    但没有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