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莫愁居住的地方,名为清心苑。

    谢雨辰跟随柳宫雪刚到院外,莫愁的声音,就从院落里轻笑传出:“宫雪,雨辰,你们二人找我有事?”

    柳宫雪在院外停下脚步,躬身恭敬的说道:“莫愁师叔,小师弟得知您是炼丹师,想请您再帮他多炼些丹药。”

    “呵呵,先进来吧!”莫愁轻笑道。

    柳宫雪心头一松,要知道,莫愁师叔平时并不轻易炼丹的,毕竟炼丹之事,极耗心神。莫愁师叔没有明言拒绝,基本就是会答应帮忙了。

    “雨辰见过莫愁师叔。”谢雨辰随着柳宫雪进了院落,便见莫愁师叔正坐在一张石桌前,独自斟饮着。

    “呵呵,不必客套,坐下吧。”莫愁一笑,“你们二人也是运气好,我这壶藏春酒,可是珍藏了十年了,一直都没舍得喝。今日刚拿出来小饮了一杯,你们就来了。”

    莫愁一边说着,一边袖口一挥,桌上瞬间多了两个酒杯。

    “好香醇的酒气。”谢雨辰眼神一亮,毫不客气的就坐下了。

    柳宫雪同是眼神发亮,坐在谢雨辰一旁。

    “莫愁师叔,您刚才是在哀思我师父吗?”柳宫雪问道。

    平时,她可没见过莫愁师叔喝酒。

    莫愁一边给二人倒酒,一边轻叹道:“哀思又有何用,人死如云散,是人,都会有这么一天。”

    “我自饮,不过是在想,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还会抛下雨辰吗?”

    谢雨辰和柳宫雪齐齐一愣,倒是没想到,莫愁师叔思忖的会是这个问题。

    “师叔,您很早就认识我师父了吧?那你知道小师弟的父亲是谁吗?”柳宫雪问道。

    莫愁一笑,道:“不知道。我认识她时,她已经是大肚婆一个了。”

    “来,尝尝我这藏春酒。这可是十年前,我亲酿的。”

    谢雨辰虽然没有问,但他的眼神一直落在莫愁脸上,知道莫愁没说实话。

    不过,他也并不是很在乎谢雨辰的生父是谁。

    他又不是真的谢雨辰,何必要多个老子出来管教他?

    再说了,洛剑心能够做出抛弃儿子这种狠绝的事情来,多半也和那老子有关。

    柳宫雪没有怀疑莫愁的话,端起酒杯,小饮了一口。

    柳宫雪小饮一口的时候,谢雨辰已经一口吞尽了杯里的酒液,一边回味着嘴里的酒香,一边赞叹道:“哈,爽!酒香醇厚,回味悠长,宛如是采尽了春花,酿造出来的佳酿。”

    “额,小师弟,你这么喝,莫愁师叔可要心疼了。”柳宫雪揶揄笑道。

    珍藏了十年的酒,今天才拿出来喝一点,足见莫愁师叔对这藏春酒的珍惜。

    但谢雨辰一口就喝了一大杯,简直就是牛饮。

    谢雨辰嘿笑道:“莫愁师叔才不会心疼呢!酒酿造出来,就是给人喝的。小口酌饮,纵有情调和意蕴,但却少了一份气概。”

    “作为月剑峰未来的宗主,莫愁师叔见我大口饮酒,豪气干云,反而会欣慰的。是不,莫愁师叔?”

    “呵呵,你这小家伙,如此一说,我都不好意思心疼了。这壶酒,还剩下一些,就送给你了。”

    莫愁本来是有点心疼的,不过被谢雨辰这般一说,反而乐呵了起来。

    “嘿嘿,多谢师叔!”谢雨辰毫不客气的拿着酒壶,就灌了起来。

    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