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自踏入医护站开始,刘子阳就觉得脑袋有些发胀发晕,一开始他并不在意,只道是酒劲上头,挺一挺就过去了。

    可谁成想,这脑袋越发的发胀,胀的他一个头两个大,到最后好像被人活活用刀子劈开来,硬塞进了一些东西来。

    轰!

    一股强大的意识流窜入了刘子阳的识海中,好像天雷一般炸开来。

    在刘子阳的识海中,一条白白的,长长的,肥嘟嘟的虫子在他的眼前晃荡起来。

    刘子阳震惊不已,这不是自己误喝下去的虫子嘛?

    只见这虫子扭动着肥嘟嘟的身子,居然口吐人言:“吾乃酒水精华所化,乃是华夏五千年酒文化之尊,杜康是也。”

    杜康?酒圣?

    刘子阳的脑子顿时蒙圈了,传说中的酒圣杜康居然是一只其貌不扬的酒虫子,这也太扯淡了吧。

    虫子仿佛读出了刘子阳内心的震惊,开口继续道:“竖子不可小觑于吾,吾本体已作古,不得已方以这酒虫之身显世。”

    “哦。”刘子阳脑子稍稍转动明白了些,传闻人死后入阎罗,投胎六道,或者男投胎为女人,阴阳颠倒,又或者投胎做了猪狗牛羊什么的,这杜康应该就是投胎成了虫子。

    杜康虫子读了刘子阳内心所想,直接翻起了小虫白眼,气的破口大骂:“孺子不可教也,罢了,吾懒得和你多费唇舌,尔与吾有缘,今传你黄帝医术,吾之造酒秘术,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虫子立时崩溃了,化作了满天的信息,一股脑的钻入了刘子阳的意识中。

    海量的医术,造酒秘方,药酒术砸的刘子阳脑袋差点就快裂开……

    老板看着刘子阳目光呆滞,身子在不断的瑟瑟发抖,立时察觉不对劲,急忙冲医生喊道:“医生,医生,你快看他怎么了?”

    医生立马察觉刘子阳的不对劲,忙上前来检查,岂料刘子阳两眼一闭,一头栽倒昏死过去……

    刘子阳在医护站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幽幽醒来,脑子没那么发胀发蒙了,整个人清爽的很。

    一夜的信息处理,他完全接受了杜康传承来的知识。

    原来杜康造酒,本不是为了吃喝玩乐的,而是为了帮助黄帝治病所用,只是后世人贪图享乐,辜负了他的一番苦心。

    闭上眼睛,默念一下脑海内的东西,刘子阳是满心的激动,暗暗偷笑不已,有了这份医术,他何愁不发家致富,家里那区区三十万的债务,哼哼,都是小儿科。

    未婚妻退婚,索要十万块的青春耽误费,那都不是个事儿。

    有了这神奇的医术,他随手医治个富豪,便可以赚钱千百万,到时候别说娶媳妇了,就是包养几个女明星那都不是事。

    想到未来的日子一片光明,刘子阳激动的双拳紧握,嘴里忍不住发出了嗤嗤傻笑。

    “你醒啦?”耳畔的声音惊醒的刘子阳,他扭头看去,见是老板在一旁,而在隔壁的病床上,他的儿子还在呼呼大睡。

    刘子阳点点头要坐起身来,老板忙扶他在床头坐好:“大夫说你营养不良,所以才会昏倒的,小兄弟,就算日子再苦,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知道吗?”

    昨儿个刘子阳昏迷后,老板给他换了衣服,发现刘子阳身上居然就只有二十来块钱,这日子过的紧紧吧的,不禁为他感到可怜。

    “额?”刘子阳对此哑然无言以对。

    “大哥,怎么称呼,我昏倒后真是谢谢你照料了。”刘子阳感激的询问道。

    “我叫张大山,小事一桩,不值一提,小兄弟,你怎么称呼?”张大山和刘子阳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从他救治自己儿子起,对刘子阳这个人,他打心眼里佩服,觉得他非凡人,值得深交。

    “刘子阳。”

    “好名字,骄龙之子,盛世之阳,他日必定飞黄腾达。”张大山由衷赞美道。

    刘子阳勉为其难的苦笑两声,没有吱声。

    张大山瞧着刘子阳心事重重的样子,当下便豪爽道:“刘兄弟,别耷拉着个脸,凡事都有顺有逆,只要有信心,就都能闯过去,你等我去办下出院手续,一会儿我请你喝酒,老话说的好,这一醉解千愁,咱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张大山说着便出了病房办了出院手续。

    刘子阳禁不住张大山的盛情邀请,再加上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