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提到女儿,乐妈妈的情绪一下子就起来了:“呵……我是不是听错了?你刚才是在关心自已那个从来没有关心过的女儿么?”

    “我怎么会不关心她?她可是我最宝贝的女儿啊!”

    “最宝贝的?”

    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乐妈妈怒视着这个自已曾一心一意对待的男人,恨声:“你还把她送到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子床上?”

    “那是误会……”

    “行了,别装了,是不是误会咱们心里都有数好吗?”

    是不是误会乐妈妈心里很清楚,虽然只和他在一起生活了几年时间,但,却几乎让她将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的男人是个什么东西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无论他现在说什么,乐妈妈都是不会相信的。

    这时,她突然起身,直言:“算了,我看你也说不出什么重要的话,晚晚还在医院,我先回去照顾她了。”

    伸手,又一次拉住了乐妈妈,傅崇望也很急的样子:“相思,你先坐下行吗?”

    “放手……”

    “相思,求你了。”

    “我让你放手。”

    傅崇望不放,还道:“你答应我先不走,我就放手。”

    “你……”

    这个无赖!!!!

    乐妈妈恨恨一哼,之后,终还是又闷闷地坐了下来,打算听听他接下来还有什么话要说。

    “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想跟你证实一下。”

    说到这里时,傅崇望小心翼翼地看了乐妈妈一眼,然后才一脸正色地问:“晚晚和深行,是结婚了吧?”

    “没有。”

    想都没想就否认了。

    就算是在撒谎,但乐妈妈这时却眼都不曾眨一下。

    事实上,听到他问这个的时候,乐妈妈心里就明白了他的用意。所以,明知自已一旦回答了‘是’的话,就会让他得逞的话,她又怎么可能顺他的意?

    所以,她不承认这个事实,只是,傅崇望既然会问,也是有备而来:“别骗我,我都知道的。”

    果然,他就是来诓自已的话的。

    所以,乐妈妈这时又是一声冷哼,还反讽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来问我?”

    “相思,别赌气了好吗?为了咱们的女儿,咱们应该联手才对。”

    一听这话,原本还只是冷颜的乐妈妈这时也不由紧张了起来:“联手,你想要干什么?”

    “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傅崇河打算把一切都交给傅可可,而且,遗嘱都已经立好了。”

    这件事乐妈妈确实知道,她也没打算隐瞒,只道:“又如何?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事了?如果这样的话,深行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了?”

    确实得不到了,不过,就此事之前她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