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担心妹妹,所以连老婆都放在了楼下。

    急急忙忙上楼,在急诊室的输液间里,傅深行终于见到了腿上绑着厚厚的纱布的傅可可。

    看到哥哥的那一刻,傅可可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一边哭,还一边叫着他:“大哥,大哥……”

    虽然,之前才刚刚吵过架,傅可可也摞下狠话以后再不理他的,结果,一出事后,她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哥哥。

    现在更是见到他的人就想抱着他哭。

    傅深行三两步跃到妹妹跟前,直接就抱紧了妹妹哭得发抖的肩膀:“可可,你怎么样?”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呜呜……”

    紧紧抱着哥哥,傅可可第一次哭得全失优雅,她本是那么注重仪态的一个人,可这时,她却也什么都顾不上了。

    “怎么样?伤哪儿了?”

    “腿……”

    “我看看……”

    就算是心理医生,也还是个医生,基本的东西他还是看得懂的。

    所以,摸摸捏捏后,他也放了心:“还好,没伤着骨头的样子。”

    “嗯!好在有人拉了我一把,要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了。”

    说到这里,傅可可又哭了:“大哥,你是不知道,那个花盆就那么掉了下来,然后,碎了,碎片就朝我飞了过来,然后,我的腿上一痛,就流了好多好多血……”

    听到这话,傅深行立刻明白了现场的情况,不过,来的时候是真的担心,不知道妹妹伤成什么样还一度脸黑。

    现在看到她还有气力这么大哭大叫,也就知道没什么事了。

    知道妹妹没事后,他便忍不住数落她:“你也是,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

    “不是我不小心,是有人故意从楼上扔东西下来砸我。”

    “谁?”

    傅可可摇头,很后怕地说:“我不知道,可是,我呆的那个地方根本不该有水桶掉下来的,所以,一定是有人故意想害我。”

    “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没有啊!我除了和你吵过架,也没得罪谁呀?”

    “那就怪了……”

    他这一声方落,身后,父亲的声音便沉声响起:“一点也不怪,因为,我知道是谁做的。”

    “爸,您知道是谁?”

    傅崇河道:“想一想不就明白了,如果可可死了,谁受益最大?”

    本是一件意外,父亲却提到了这个上面,傅深行脸色微微一变:“如果可可死了,受益最大的人是我,所以爸的意思是我做的咯?”

    “可可毕竟是你的亲妹妹,你还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不过,你不会,别人可就说不好了。”

    “您什么意思?”

    “我已经决定傅家的一切给可可了,你也接受了,但是,如果可可死了,那么,傅家的一切也就必须归你了。这样一来,受益最大的除了你,不还有你的老婆和老丈人么?”

    虽然这个可能性非常之大,但,一时情急他还真没有想么多,现在被父亲直接点出来后,他的眉头也不由紧紧拧了起来:“您是说,二叔?”

    “不是他还有谁?”

    说到这儿,傅崇河哼了一哼:“不过,他敢动我的女儿,就不怕我动他的女儿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