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京城!

    自离开乐向晚家后,贺晨溪忐忑不安了一整天,最终还是不放心地拿出了手机,直接给傅深行拨了过去。

    她一开口,便急的不行:“大哥,你快过来看看向晚,她求我给了她一些堕胎药,现在把自己关在家里,我怕她出事……”

    “你说什么?”

    “总之,我说什么不重要,你还是赶紧去看看她吧!”

    她的话音方落,电话那头的男人便直接挂了电话,当手机里的声音尽失,贺晨溪却望着彻底黑了的手机屏半响不语。

    这通电话,到底是不是该打?

    不过,不管该打不该打,打都打了,自然得赶紧去善后。所以,收起手机就出了门,贺晨溪又一次去了乐向晚所住的地方……

    --------

    接到贺晨溪的电话时,傅深行正和傅哲昕还有冷翊镡一起商量对策。

    至于他们三个本不该碰到一起的人为什么聚在一起,起因是网路上踢爆了一则新闻,有关于贺晨溪和傅深行的。

    这也是为什么傅深行明明都到了乐向晚的家里,却还是接了通电话就离开,只是,他们三个还没商量出个结果,乐向晚这边,居然又出事了。

    所以,电话一挂傅深行便直接赶去了乐向晚的家,冷翊镡和傅哲昕本就和他在一起,自然也就一起跟来了。

    只是,到了地方,看着面前一字排开走来的三个男人,贺晨溪却尴尬了:“哲昕……”

    下意识地握了握手机,贺晨溪那时的脸色几乎都不能看了:“你怎么和大哥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很奇怪么?你们在一起才奇怪吧!”

    傅哲昕暗讽着今天的丑闻,可贺晨溪一门心思想着乐向晚的孩子,根本还不知道丑闻的那件事,所以这时她只以为傅哲昕只是不高兴自己又给傅深行打电话,所以便道:“哲昕,我现在不跟你吵,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哥说……”

    闻声,傅哲昕冷笑:“我又没有不许你开口。”

    贺晨溪:“……”

    “说啊!”

    “对不起!大哥……”

    贺晨溪能明显地感觉到傅哲昕的不对劲,但这时她有更急的事情只能先忽略他的不满。

    转眸,她看向傅深行,一脸歉意道:“药是我给向晚的,她现在恐怕要做傻事,大哥,你快上去拦着她吧!”

    闻声,傅深行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便上了楼……

    很多话想问贺晨溪,很事疑惑想待解答,可这种时候,傅深行最关心的还是乐向晚。

    所以,该问的以后可以问,现在,他要上楼,阻止那个傻丫头做出伤害自己也伤害她身体的事。

    ------

    吃药呢?还是不吃呢?

    明明早就做出了决定,可最后,乐向晚还是犹豫了……

    那种犹豫不单单只是因为对孩子的依恋,更多的,是对傅深行的失望。为什么,他可以这么的狠心?

    为什么?

    他要对自己这么狠心呢?

    她甚至,一直在内疚着没有跟他说实话,一直一直……

    可是,原来她不说他也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