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乐向晚是个很能忍耐的人,为人处理最先的选择一直都是退一步海阔天空,但……

    这个女人,她不能忍!

    所以,当着贺晨溪的面,她故意坐了下去,然后拿起筷子便夹了一口自己之前完全没有打算吃的菜到嘴里,说:“傅深行做的。”

    “……什么?”

    “明明听到了,就别装听不懂了好么?”

    这话,乐向晚说得一点也没带客气,却气得贺晨溪整张脸都一片青黑:“怎么可能?大哥那种人怎么可能会做饭?”

    闻声,乐向晚冷冷一哼,冷讽:“你这么说,只能让我理解为,你从来没有吃过他做的饭而已……”

    只这一句,贺晨溪脸上的笑意彻底僵掉了,好半天,她才僵硬道:“也是,你说的不错,我是没有吃过,果然啊!他对你还是很关心的。要不然,他就不会让我来照顾你了。”

    “能别撒谎了吗?”

    “……什么?”

    乐向晚继续吃着桌上的菜,每咬一下,都似乎是在咬着傅深行的肉。

    但,也正是因为有了这股子怒意,所以当她独自面对贺晨溪,她亦有了自己最强的气势:“我根本就没有告诉过他我怀孕了,他又怎么会让你就这么上来照顾我?”

    贺晨溪:“……”

    失算了么?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没有跟大哥讲?那为何连傅哲昕也知道了?

    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格外难看,贺晨溪还是很怀疑乐向晚的说法,可偏偏她的样子一点也不似在说谎。

    将她怀疑的眼神看在眼中,乐向晚这时反倒极尽淡然,只是说出来的话,也极尽嘲讽:“贺医生,你是个很聪明的女人,但有时候,聪明也会被聪明误的,你不知道?”

    贺晨溪一哽,脸上有颜色是更加难看了:“到底谁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女人之间的战争,看不见硝烟却十足火药味儿,若说乐向晚是那种越挫越勇的性格的话,那么贺晨溪就是逞强好胜的那一类。

    虽然,她平时都把自己伪装的像是个淑女,但本质上,她身上的公主病却很重。

    输给乐向晚这样什么背景也没有丫头她原本就不服,现在居然被讽刺了,贺晨溪就更加受不了了。

    所以,她亦冷笑,还语带挑衅地反问着乐向晚:“你真的觉得,你不跟他说,他就不会知道你怀孕的事情么?你也太小看傅家的大少爷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他就算是知道一切,也不会在我没有跟他摊牌之前,让你这就这么傻头傻脑地跑过来。”

    “你就尽管讽刺我吧!我不介意……”

    贺晨溪心里怄得在吐血,却还是一脸大度的表情,还意有所指地说:“毕竟,接下来你要承受的事情,也确实很残忍,所以,我忍了。”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是来给你送这个的……”

    放在桌上的东西,是贺晨溪来之前特意去医院弄出来的米菲和米索,来之前,她其实是有些犹豫要不要给乐向晚的。

    毕竟,她虽厌恶乐向晚,更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